啊啊啊啊记一个脑洞,占TAG了不好意思!!!!


源氏是半藏心口上长的一块肉。


在这庞大腐朽的家族机器里,兄弟俩相依为命,相互慰藉。

一开始父亲教导他们兄友弟恭,想要让他们一同领导这古老的岛田城。然而好景不长,随着源氏的慢慢长大,岛田城外快速变化的种种与一成不变的花村形成强烈对比。

此时,半藏依然爱源氏。他知道自己爱源氏。他也知道源氏爱他。

与看似威严保守的半藏不同,乐观吊儿郎当的源氏却是兄弟俩里更被动的一员。如果不能得到,宁愿逃避。

半藏的爱,是理智的爱。在他尚未能够完全掌控家中势力之前,他并不将这份感情表现出来。然而在无人的夜晚里,他也曾梦想,兄弟二人一起处事,无人能对他们的关系发表任何不认同意见,他们俩可以从分家领养一个孩子,然后一起培养。

半藏逐渐掌握家中势力的同时,也在暗暗寻找合适的孩子。直到他亲眼看到浪荡不羁的源氏与游女嬉闹暧昧的场景。

叛徒。半藏心想。

他以为他们俩是心照不宣的彼此爱恋。半藏不会去想源氏的浪荡是否有求而不得若即若离的缘故在背后。总之,叛徒。

难以形容这种感受,在得到越来越多的关于源氏流连风月场所放纵的报告后。又爱怜,又恶心的感觉实在太难以形容。

半藏依然渴望源氏依恋的小动作,然而只要稍微越过亲昵的界限,就仿佛他成了那被人呷弄的风尘女子,而源氏的唇舌也带来黏腻的、让人不舒服的感受。

老古板,老处男。

源氏是这么嘲弄他。

此时,他们的关系在各种原因的相互作用下,就像那春日河流面上的浮冰,已是岌岌可危。

半藏是理智的。但他没发觉,或者没仔细发觉他的洁癖与独占欲。

心口的那块肉烂了,臭了。虽然是长在自己身上的肉。

但为了生存,为了不再承受这份痛苦的爱,在多种治愈方式都无效的情况下,必须剜掉这块肉。


跟我走吧,哥哥,离开这腐朽的岛田城,他们只会禁锢你,哥哥,跟我走吧。

然而半藏却告诉他:不可能。

我要的,你给不起。你要的,我给不了。

只是他没有想到,这块肉埋得如此的深,以至于一旦剜去,血流不止。


家族也可以不是荆棘丛,也可以不是泥沼。只要自己足够强大,家族反而可以成为保护我们的坚硬外壳。我们本可以一起建立一个帝国。半藏这么想道。

双王缺了一个,那这家族便也可以舍弃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啊啊啊啊啊写不出自己想要的那种感觉。

这个脑洞是以半藏这边的角度写的。源氏那边的我想不好。只是看多了源藏文里,年轻的源氏纵情声马,而半藏却痛苦不堪的设定,感觉心里有点难受。

半藏的爱是理智、隐忍的,像压在巨石下的种子,看似没有变化与生机,其实只要一场雨,他就能掀翻顶上大山。当然,我的脑洞里,这种爱无疑也是有点变态扭曲的。(我所想的半藏,是理智冷酷的,也是烈性自负的)

源氏什么都不知道,他习惯了放纵与浪荡,看不到一些隐忍的表现。亦或者他发现了,却觉得家族的负担与半藏的若即若离十分可恨,故意挑衅。而半藏忍受着痛苦,或者是潜意识中出于自保,想要舍弃这令人心伤的感情,单方面下了决定,下了源氏所不知道的决定。

最后这块肉还是回到了半藏的心口,带着机械与齿轮,与心口旁边的组织互相折磨着,互相在磨合着。只是这次,半藏无法再次剜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o(︶︿︶)o 唉

一看到R76文里,莱耶斯隐瞒着莫里森或相反,看到源藏文里,中年半藏隐忍的接受源氏,就觉得有点莫名其妙的难受。总是更爱的一方,需要忍受更大的痛苦,而肆无忌惮的一方,总是更加肆无忌惮。

说点题外话。

很久以前,看唐山大地震那场电影。地震废墟上,救援官兵问母亲,要救弟弟还是姐姐。母亲选择了弟弟。电影后面的剧情里,姐姐其实挺迷茫的,养父母的爱也未能让她辨清内心,至少我是这么觉得的。

被放弃的那一方固然可以怨恨,当然也可以怨恨。而做出选择的人的痛苦,却无可怨恨,也没有对象可以责怪。如果有一天,要我做出选择,救A还是B。要是只能活一个人,我情愿自己去死。如果必须是AB之间选择活一个,那我会做出选择。然后与那被抛弃的一方,一同赴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P.S.好像有点偏题呀最后~~~~~~~说着说着脑洞,上次有一个关于R76的脑洞,想的时候很带感,结果过几天却忘得差不多拉~~~~

要是有太太看上我这个脑洞,尽管拿去写吧!我是没有这个心力去写啦,写着写着情感带入,会难受得受不了~~~~

评论 ( 10 )
热度 ( 24 )

© 赫罗卜尔霸 | Powered by LOFTER